cf手游哪个英雄人物好 www.sjrik.icu
從 2006 年首次舉辦以來,一年一度的 Maker Faire 活動吸引了包括發明家、工藝產品制造商和工程師在內的不少人,迄今在全球 44 個國家和地區已經舉辦了 200 次。但是很可惜,作為 2019 年全球 Maker Faire 活動的首站,這一項上一周在舊金山灣區舉行的活動可能會是活動主辦方在灣區舉行的最后一次活動。

上周這場活動現場一如既往的創意無限甚至激情澎湃,然而熱鬧的表象背后是 Maker Media 首席執行官 Dale Dougherty 在前一周面對媒體時的憂心忡忡,彼時這家 Maker Faire 的主辦方公司已面臨嚴峻的財務困難,在剛剛過去的 3 月份,該公司裁掉了至少 8 名員工。

 


也許一些媒體同仁會立馬想到“這是創客時代的終結”,但在筆者看來這兩件事不能等同視之,因為隨著美國的 STEM 教育和中國的 STEAM 教育的開展,加之開源硬件與樂高等益智玩具和游戲的結合和普及,幾年前還有較高門檻的硬件產品甚至開源硬件產品開發,如今正逐漸走入中小學的課堂。

與硬件開發向更廣泛的教育市場滲透形成反差的是,Maker Faire 這項年頭最久、全球規模最大的硬件創客活動卻開始難以為繼,就連 Dale 也提到,“我知道,這項活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被人們所需要,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價值。”但要知道任何活動能夠持續都需要有其市場和商業價值,畢竟贊助商的錢不是白花的。正如 Dale 所說,“很無奈,我們不得不重新考慮接下來怎么干,以及給客戶提供什么東西。”

 


可以說,Maker Faire 面臨停擺更多是出于財務的原因,而非市場發展趨勢所致。據了解,Maker Faire 歷時三天的活動在以往吸引了不少想培養孩子對硬件的愛好以及想在周末獲得新奇科技體驗的家庭,以一個四口之家計算,購買一張單日卡需要花 130 美元,對灣區聚集的大量科技白領來說,這筆費用并不算太貴。但這項活動近年來的出席人數仍在下降。2015 年,共有 14.5 萬家制造商參加了灣區制造商博覽會,比 2014 年略有增長。2016 年,報道中提到的出席人數為 15 萬人,2017 年為 12.5 萬人,2018 年的數字僅為 10 萬,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灣區制造商博覽會的出席人數下降了 30%以上,據稱不斷上漲的展位價格也讓一些不大不小的公司很難有足夠預算來參加這個活動。

谷歌是這項創客活動的長期支持者,得捷電子和 Seed River 今年入圍了主要贊助商之列,但是包括 Autodesk、英特爾和微軟在內的早期活動贊助商,已經慢慢地退出了支持者的行列。

都說盛極則衰,已經走過十幾個年頭的 Maker Faire 也不能幸免。那些忠實擁躉的硬件愛好者們也許會唏噓,但真的沒必要太過傷感。因為已經開始在全球范圍內泛濫開來的硬件愛好者生態而成氣候,只不過是換個場子我們繼續切磋技藝。


這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硬件愛好者發現,另一項圍繞創客和全球硬件開發者的活動正呈蓬勃之勢、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從 2014 年開始的 Hackaday Prize 賽事,依靠獨特的競賽規則,歷屆大賽不僅獲得熱烈響應,更在挑剔的 DIY 圈內贏得威望。2018 年,這項大賽收到來自全球 1000 多件參賽作品,開創業內記錄。大賽主辦方也有底氣自稱,這是“開源硬件界公認的奧斯卡”。

 


同時,由 Hackaday Prize 賽事主辦方組織的 SuperCon 年度大會已成為 Hackaday 規模最大的年度集會。演講嘉賓為享譽硬件圈的明星人物,觀眾自費購票聽會、追星、交友、參與現場硬件開發挑戰賽。整個活動在社交媒體上直播,Hackaday Prize 大賽結果也會同期隆重宣布。
                  

 

這項賽事對參賽者而言最大的價值和吸引力在于:
•    沒有門檻,任何人都可加入
•    不問來源,新老項目都可加入(只要確系出自你手)
•    拒絕設限,沒有隨處可見的器件采用限制
•    避開商業化、不談產業化,但新穎的路徑、精簡的實現和天才的構想,總能帶給職業工程師無窮的靈感
•    堅持純粹——4 年時間,成就一個圈內知名度最高、含金量最高、響應度最高的全球“三高”賽事

對于國內的硬件愛好者來說,一個更大的好消息是:2019 年,Hackaday Prize 大賽首次設立中國賽區,最高 12.5 萬美元的大獎向中國的硬件愛好者拋出橄欖枝。

 


與非網作為中國區賽事的承辦方,向國內的硬件愛好者承諾:


為參賽者提供本地支持,協助中國選手參與全球競技
•    中國區賽事和全球賽事遵循相同評選標準

  1. 富有創意地解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2. 有完整詳細的設計文檔;
  3. 其他人能夠按照文檔,順利還原出你的項目

 

•    初選晉級的中國區 10 強項目,將由與非網統一翻譯英文文檔,選手自行上傳至大賽全球官網,參與全球 Top 5 角逐。
 

你有腦洞,想要大秀技藝,用你的創意改變世界?
你有表達欲,想要一個舞臺,跟全球的硬件同行互通有無?
你有硬實力,想用作品說話,摘下全球硬件開發者大賽的王冠?

我們需要你!

一起來證明中國硬件開發者的實力,組成一支 300 勇士的最強中國戰隊,向全球硬件開發者發出中國的聲音!

現在就 點擊報名 吧。
 

----

 

Hackaday Prize 往屆獲獎作品

 

 

開源衛星 DIY 小組

2014 年獲獎作品

 

源于希臘,最先是一個衛星 DIY 技術的興趣小組。2014 年,該組織用 Hackaday Prize 大賽授予的 20 萬美金建立了 “自由太空基金會”(Libre Space Foundation )。如今,它在全球已擁有 100 多個業余愛好者搭建的衛星地面接收站,每日從事 2000 多次觀測。為全球太空技術愛好者提供開源軟硬件之外,該組織也提供 DIY 培訓、項目設計和測試等服務。

 

 

視覺控制電動輪椅

2015 年獲獎作品

 

該項目主要發明人 Patrick Joyce,罹患漸凍癥 9 年后在英國辭世(2017 年 4 月)。在失去行動能力的最后幾年時間里,他的“眼動輪椅”方案,讓周圍的病友贏回了一部分珍貴的權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去世之前,他還在為素不相識的一位斷臂女孩 Raimi,設計輕便舒適、可以調整長度的假肢方案。

在 2015 年 Hackaday Prize 大獎賽頁面上,至今可以看到他的留言:“Dying,but still hacking!”

 


后續: Patrick Joyce 去世后,曾經志愿幫助 Patrick 解決軟件問題的美國工程師 Cody Barnes 還在繼續為此工作。他希望 Patrick 的心血,有一天能變成符合上市標準、服務全球失去行動能力的重度殘疾人
 

 

自重構??榛魅?/strong>

2016 年獲獎作品

 

這個用 3D 打印機部件、伺服電機、磁鐵和常見電子器件組裝成的??榛魅?,以超低造價,讓創客們能夠重現原本屬于大型研究機構才可能從事的高精尖機器人項目。

Dtto 的各個組成??檳芄凰嫘枇?、截斷,可以像蛇一樣在各類環境表面上移動,并根據地形調整自己的結構、角度,“堅韌不拔”到達自己需要前往的地方。

該項目的最初設計動力是加上生命體征探測器,在地震、山體滑坡等自然災害現場,代替救災人員去尋找生命跡象——不過,這個作品的作者,一個刻意保持神秘、網上難尋蹤跡的西班牙電子工程師,曾在 Hackaday 網站上透露,他可能會將其變成一個面向 STEM 教育市場的機器人項目……

 

 

水文探測無人機

2017 年獲獎作品

 

21 歲的 Alex William 在 6 歲時確認自己將要做一名工程師。被劍橋大學錄取之后,他呆了兩個月后退學。 “學校教育并不適合我這個人,互聯網和 DIY 社區能更快幫我學到有用的知識和經驗。畢竟,Hacker 的本質是用別人想不到的方法,做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更愿意在動手實踐中學習,而不是做太多教授布置的作業。”

他的水下無人機不需要強大推進器,沒有噪音,也不擾動水體——它巧妙應用浮標動力,用小功率電機推動機身頭部的醫用注射器吸水放水、改變自重,從而可以像魚一樣安靜游動,且數周無需充電。Alex 說,無人飛行器做的人太多了,他覺得海洋更需要關注和?;?。

得獎之后,Alex 留在 Hackaday DeignLab 繼續完善自己的項目。最新動態是,在他賽后收到的眾多 offer 之中,他選擇進入一家志趣相投、且能保證他 DIY 空間的創業公司。

 


 

 

高精度多用途機械臂

2018 年獲獎作品

 

Dexter,它是世界上目前最輕巧精準的開源機械手臂項目,其內嵌的 FPGA 微控制器每秒鐘可進行 500 萬次測量,并可以在 200 納秒內完成一個電機控制循環,這種實時高速計算能力使得機械手臂能夠準確調整自己的動作位置,甚至可以實時模仿操作者的動作。商業機器人實現同種功能需要高達十幾萬美金的制造成本,但是 Dexter 的發明者,美國 Haddington Dynamics 公司,將其降到不到 1 萬美金—并且,他們選擇開源,希望人們賦予它不同的功能和用途。